服務熱線 4006-855-333

我不是貪官”:寧德反貪錄音風暴|非虛構(30000字)

我不是貪官”:寧德反貪錄音風暴|非虛構(30000字)_新聞中心_領旗錄音電話

原創 華夏時報 2019-01-26 14:14:37
“我不是貪官”:寧德反貪錄音風暴|非虛構(30000字)

本文作者李顯峰授權轉載

這是一個關于沉淪的故事,也是講述救贖的故事。

反貪局副局長說:“如果十幾年前,我要是知道現在要辦林小楠這個案件,我寧可不學法律。因為這里涉及到我心里底線的東西。我心里很不舒服”。

他們承認,讓林小華做筆錄是在做偽證,編故事——如果沒有按下錄音鍵,林小華可能到死都說不清楚,他和二哥是不是清白的。

“篤篤——”

聽到敲門聲,林小華站了起來。他打開灰款的蘋果6S,按下錄音鍵,將它擱進耐克運動長褲的右邊褲兜里,面色平靜,走過去開門。他的左手拿著另一只手機,白色的,也是蘋果6S。有一場談話等著他,但他不知道會談多久。客房里還有一個人陪著他,是他同學,做律師的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六天前,林小華在北京接到電話,寧德市紀委的趙男通知他,馬上到福州配合調查,林小楠有給他寫一封信。忙完北京的事,林小華坐夜航飛回廈門。這是他第一次接觸紀檢辦案,有點緊張,特地找同學陪他驅車趕到福州。

林小楠是林小華的二哥。76天前,林小楠涉嫌嚴重違紀被帶走,也就是俗稱的雙規。雙規文件是寧德市紀委出具的,專案組由省紀委牽頭。林小楠是正處級市管干部,在寧德市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的位子上還沒坐熱,之前他是福安市市長,屬于省管干部。

先是福安有好幾個老板被帶走,后面才雙規林小楠。不久外界傳聞:林小楠已交待收了老板們的錢,有大幾百萬。不過,辦案組從來沒找過林小楠的妻子問話。林家三兄弟三姐妹,只有林小華協助調查,他家境殷實,在兄弟姊妹里最有錢。

在福州談話后,林小華被帶到霞浦縣,4天后才出來。他知道了林小楠交待的內容:收受764萬元,全是現金,其中670萬分5次在福安市委宿舍交給了他,94萬交給了妻子。

林小華以全家人的性命發誓,他從來沒收到過二哥哪怕1分錢。然而,他最終還是認了,并在雙規點用網銀轉賬,吐出764萬元贓款。

離開霞浦時,他帶著隨身物品,包括那只早就沒電的灰款蘋果6S。之后3個多月里,每一次接觸辦案人員,他都暗中錄音。一共收集50個錄音,總時長2321分鐘,形成厚厚一本19余萬字的錄音實錄。

錄音里面,辦案人員說:林小楠案是省紀委領導定調的案件,雙規前就定好要把他往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來做。后來則稱:“經濟方面不是林小楠出事的原因”“林小楠太清高了,不適合當官”“小楠沒錢,我們都很了解”。他們承認,讓林小華做筆錄是做偽證、編故事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這些錄音被提交給法院,寄給了省領導、市領導,并曝光于網絡。之后,夾在卷宗里的林小華證言筆錄,被檢察院撤回。

一審法庭上,林小楠發誓:我絕不是貪官,受賄一分錢,槍斃我不喊冤。他被判了12年,認定受賄733萬元。但這筆巨款的去向,成了一個謎團,判決書沒有給出答案。

如果沒有按下錄音鍵,林小華可能到死都說不清楚,他和二哥是不是清白的。

01山海樓

领旗录音电话 談話地點是趙男指定的。

這天是2016年11月21日。臨近中午12點,林小華到達福州龍峰賓館,他掛電話給趙男,趙男叫他開個房等著。林小華就用自己的身份證在酒店登記,前臺隨機安排在山海樓的6210房間,當日房價500元。

龍峰賓館是四星級酒店,位于鼓樓區,毗鄰省府機關和左海公園。山海樓是個側樓,三層,沒有電梯。6210在二層走廊的盡頭,標準間,兩張床,有電視,書桌上有電腦。窗戶邊還有沙發坐墊和茶座。

领旗录音电话 12時33分,趙男來到山海樓,敲開了門。趙男還帶來兩個人,有一個是他領導,寧德市紀委的徐英杰副主任。林小華的律師同學被要求回避,他出去開了間房,是在同一樓層走廊的另一個盡頭。離6210有點遠。

林小華和徐英杰坐在茶座邊,酒店的茶品是武夷山的巖茶,兩人邊泡茶邊聊,漸入主題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徐英杰把信掏出來,拿給林小華看。

信的內容大致如下:

弟弟:

我被雙規兩個多月以來,想必家人非常掛念。我在這里條件尚好,身體還行。我已經向組織交代了我相關的違法違紀問題,近期組織會找你落實相關情況,請你積極主動的配合組織相關調查。今后你的擔子更重了,你一定要多保重。代我向母親、姐姐和家人們問好。

林小楠筆

林小華認得,那字確是二哥親筆。

林小楠比林小華大7歲。小時候哥倆一起上山砍過柴。那個年代,窮人家的孩子,學習再好只能念中專。林小華上小學時,林小楠在寧德師專念書,兩人通信很多。林小楠寫得一手好字,他寫信鼓勵拼音還寫不好的小弟。后來林小楠以優等生畢業回到老家屏南縣,在實驗小學當老師,之后考進縣政協辦,起初任副主任科員,漸漸升職,去了屏南縣最偏遠最小的鄉鎮壽山鄉當鄉長。當地有諺:沒靠山,到壽山。林小楠在壽山不畏辛苦,干得很出色。

六兄妹里,林小華是唯一念過高中考上大學的。他考的是贛州的南方冶金學院,學機電,那時候,林小楠在省委黨校進修,他給小弟寫過一封長信。兄弟倆惺惺相惜。

兩兄弟一個從政,一個經商,都是林家的驕傲。

林小楠在仕途上一步一個腳印。2003年,他參加選拔考試,從屏南縣調到福鼎當副市長,分管過核電項目拆遷,因為工作扎實,深得上司器重,之后升任常務副市長。2009年,他調任福安擔任市委常委、常務副市長,兩年后,升任代市長、市長。在福安,他從政一共7年。

林小華1999年大學畢業去了廈門。起初他在一個做配電設備的日資企業,三年后跳槽到另一個外企,現在是大北區的銷售總監,稅前年薪百萬,另外他還跟人合伙開貿易公司。接到配合調查的電話時,林小華在清華大學念EMBA。在清華,好幾個同學分享時感慨,改革開放40年,尤其是中國加入WTO后經濟高速增長,70后算是抓了點尾巴,掙了點錢,早早就把房子買好了。林小華也頗有積蓄。他在廈門有一個鋪面和兩套房,北京也有一套房。在經濟上,他比二哥林小楠強的不是一星半點。

待林小華看完林小楠的字條,徐英杰便說,林小楠交待了,受賄的錢,有一部分放在你那里。

徐英杰說,今天找你來并不是要追究你什么責任,這個你放心。這個事叫你過來就是配合,他講把錢放在你這邊,雖然說它是行賄受賄的錢放在你這,不是說我們要追究你什么。

林小華說,我沒收到他一分錢。你講吧,我實事求是回答就是了。

徐英杰說,按林小楠說法,你去過福安,他把一部分錢寄在你那里讓你帶回去。這里不講別的,作為兄弟有些你能承擔的,必須幫他承擔一下。

林小華說,有做過的事情一定是有,沒有的事情就是沒有。你們組織對我們的調查也很清楚了,在這樣的大數據環境下,有做過的事情就一定是有的,我要表述的意思就是,我從來沒和林小楠做過一筆生意,也沒有通過他賺過一分錢,更沒有拿到林小楠給的一分錢,我想最后你們肯定也很清楚了。

林小華越辯解,徐英杰越是糾纏。

林小華就說,我大學畢業到今天,都是靠我自己的努力。我總共就去過3次福安,你們可能都很清楚了,兩次是去看醫生,最后一次是陪深圳的一個教授去的。小楠陪一起吃了餐飯,酒店住宿費我都是自己結賬的。好吧!我沒有接受過林小楠指使我的任何一分錢。如果說他確實有收這些錢,他要承擔法律后果。然后法院判了需要兄弟姐妹幫他退贓,貪污受賄了錢還是要還回去的,那我給他錢,兄弟姐妹湊錢給他都沒什么問題。但現在不是事實,我沒有接收他給我的錢呀?這是兩個層面的問題。

趙男極力想讓他相信,承認拿了錢不會有什么責任,不管是借,還是以投資或其他名義。

林小華絲毫不改口。

趙男便說,這樣對林小楠很不利。

林小華有點激動說,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啊!因為我確實沒有收過他的錢呀!不能把沒有的事情說成有呀!有的事情一定是有的,跑不掉的呀!

领旗录音电话 趙男說,林小楠現在希望把問題交代清楚早點解決掉,組織上對他的態度有個好的認定,好的看法。那你這樣說的意思就是,林小楠在說假話?

林小華說,我不知道林小楠是不是在說假話,但我一定要尊重事實,我要對我的行為負責,我要尊重事實,我沒有收到他的錢,我只能這樣回答你的問題。

這場談話繞來繞去。

從中午一直聊到晚上飯點。徐英杰問想吃什么?林小華說,我不吃地溝油外賣。他給同學打電話,叫他買5人份的肯德基送到6210。林小華吃了一個漢堡,一對雞翅。吃完后,寧德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陸寧福帶著兩個人進來,一個叫吳旭鈴,另一個叫吳成鈿。

陸寧福一進來就說,你是小楠弟弟吧,長得比小楠老。

他跟林小華拉了會家常。

林小華坐久了有點腰疼,陸寧福讓他走一走。

02真的假的

林小華是個精力充沛的中年人。1976年生,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平日把烙腮胡子剔得精光,剔光頭,發茬很多都是白的。他跟人說話時,有時會揮舞胳膊比劃,看上去果斷有力。戴300度的近視眼鏡,左手腕戴一只運動手表。他喜歡健身,跑馬拉松,跑全程能跑進3小時50分鐘,每個月都要跑200公里。身體上沒啥毛病,除了偏頭疼。

林小華和大姐都有頭疼的毛病,可能是從父親那兒遺傳的。這個病他在國內的大醫院都沒看好,只能靠藥物緩解。

因為林小楠在福安當市長,妻子周東勝認識一些閩東醫院的醫生,就勸林小華來福安看一看。寧德最好的醫院閩東醫院就是在福安。福安曾是寧德的行署所在地,位置重要,過去,福安的市委書記通常是寧德市委常委,在寧德所有縣市區中,福安的GDP長期排第一位。不過,福安的社情也比較復雜,在林小楠之前,有兩任市長落馬。

吳旭鈴、吳成鈿兩人因為新來,又問起林小華,為什么去福安?

林小華把頭疼病的事又講了一遍。他說,幾次去福安都是住會展酒店。你都可以查到記錄的。我跟林小楠秘書講我把賬結走了,不要讓酒店找政府結賬。我給他發短信,你們可以查。我賬結走了,我發票開走了,不能占便宜,也不可以。

吳旭鈴就閑聊,說屏南人到福安當市長的,還有一個叫薛世平,也是市長的位置栽倒了。

林小華說他不知道,感慨不易。

過了一會,吳成鈿提醒,一會兒省紀委的領導要過來,舉止什么注意點。林小華說,一定實事求是,忠于事實。吳成鈿說,這東西本來就要實事求是。

晚上7點左右,福建省紀委五室的袁寧林帶著兩人來到山海樓。兩人不知其名,姑且以紀A和紀B稱之。雙規林小楠的地點就在龍峰賓館附近,袁寧林從那兒而來。

徐英杰介紹,這是省紀委的袁主任。林小華打招呼說,袁主任,您好!徐英杰提醒,態度一定要認真。林小華說,一定!

袁寧林問,今天幾點到的?

林小華說,11點左右。

袁寧林不茍言笑,問他,廈門過來?你最近都在干什么?他突然生氣,大聲咆哮:你坐好來著!

林小華說,上周一去的北京,在清華上課,每周二到周四都有課,確實在上課。昨天晚上的飛機,我回的廈門。

袁寧林問,你是林小楠的親弟弟是吧?

林小華答,是的,我是他親弟弟。

——你76的吧?

领旗录音电话 ——我76的。

——你原來江西冶金大學?

——江西冶金大學。

——你在林家排行最小吧?

——我最小。

——那你知道你哥是什么時候進來的嗎?

领旗录音电话 ——9月5日。

——今天幾號啦?

——今天21號。

领旗录音电话 ——多久啦?

领旗录音电话 ——快三個月了。

袁寧林說,你知道!那為什么我們今天寧德紀委來給你談?什么情況啊?我先跟你說,我是省紀委五室的袁寧林,袁處長。

领旗录音电话 林小華說,袁處長,您好!

袁寧林說,今天我下來找你談,你千萬不要開玩笑,你先聽。你是76年的,我跟你是同齡人。你一定要引起重視。你哥什么時候進來的?9月5日進來的,今天是11月21日,兩個多月了。那為什么說寧德市紀委找你談啊?你知道什么意思嗎?我估計你不知道。12點跟你談,談到現在快7點了。那你不是他弟弟!我覺得你不是他親弟弟,親弟弟不是這樣子的!我不是跟你開玩笑!

林小華有點懵。

领旗录音电话 袁寧林說,你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弟弟,我就跟你講,你哥哥林小楠從9月5日上來,到現在配合的很好,檢察機關也介入很久了,寧德市紀委也介入很久了。外圍取證,印證了你哥哥的說法,我不是說我們憑空而論,認為你態度好就可以,你林小楠是我們省紀委辦的案件,雖然說他只是一個寧德市的市管干部。你給我坐端正!坐好!

袁林寧對林小楠的過往和履歷了如指掌。

袁寧林說,林小楠9月5日進來,我就跟他講,是你自己作死啊,一步步地自己作死,你從巡視開始,領導找你談,你還這樣子。我是說他政治上極其糊涂。離開的時候還組織送別,是不是?你說你沒問題可以啊,一查一大堆的問題,是不是?我就跟他講,你林小楠應該來講有一定的能力和水平,你在當地應該有一定的口碑,但是功過不能相抵。自己作死作出來的,一步步的把自己弄進泥潭的深淵。幾個事情,省委巡視組提出問題不整改,不得體,不到位。領導找他談話不引起高度重視,責任制檢查出現這些問題。

他跟我提到一個什么事情呢,他說,你家里很窮,很苦,你老爹原來在平潭當兵,你媽平潭人是吧?當兵的時候你媽跟他一起過來,你爹在生產隊當干部是吧,有六個小孩。你哥跟我講了一個很到位的,因為家里很窮,從小開始,打短工,砍柴火。還記得一件事情,上師范的時候,穿著二姐留下的開襠褲,女士的褲子,你媽怕他把錢丟了,就把你二姐的褲子給他穿,到了師范學院,你哥跑到廁所里去才把錢掏出來,交這筆錢。家里很窮,但是你父母親認為再窮,都要培養他,培養你們小孩子。他說到你,腦袋瓜很好用,年齡跟你相仿,跟你的感情還是不錯的。他在里面談到,問你要不要進入政府部門,你說不用,你說要自己闖一番天地。最近你的生意做得也不錯,做得很好,從這個方面來講,林小楠態度還是不錯的,從頭到尾,都很配合。

我為什么和你講這么多?林小楠目前的態度還是不錯的。他希望得到組織的諒解把所有的問題交代得清清楚楚。不是說你說怎么樣,我們組織就認定你林小楠態度好。

首先你在組織審查期間把自己所有問題交代清楚,這是首要的前提。

第一,經過外圍的核查,找相關的人來印證你林小楠是不是講真話。從目前來說進來兩個月,外圍取證來看,印證了林小楠的說法。所以我們才認為林小楠態度好;

第二,正因為林小楠他態度好,按正常我們省紀委辦案的角度,不可能交給寧德市紀委來做的,這個是我們專案組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和領導建議的,你要清楚哈,按照省紀委的辦案方式,不可能交給你寧德市紀委來做的!

你一定要明白,你是大學生畢業的,我跟你是同齡人,正因為他態度好,我們每個辦案人員跟領導匯報,領導原來是不同意放寧德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嗎?放到寧德,對你們有好處,這是我們據理力爭的,跟領導匯報才得來的結果啊。

你不要搞不清楚啊,我就跟你講了,所以說找寧德紀委跟你談,三個人談一個下午,一進來,我就說你不是他親弟弟。根本搞不清楚狀況。我為什么一進來就問你幾個月啦?為什么到現在才找你啊?現在找你,案件進入后期,你不要給我節外生枝我就告訴你。

林小華說,好,我實事求是跟組織匯報。

袁寧林說,不要跟我講這些東西。我就告訴你,你哥哥希望盡快地離開這邊,離開省紀委的雙規點,他在這邊多呆一天都是白呆。到司法機關一天就抵兩天。

袁寧林對林小華說,希望你積極主動的配合把資金的去向講清楚,有利于你本人,有利于你哥。講清楚了以后,可以不追究你的任何責任。你兩兄弟至少有一個說假話,但是目前我相信林小楠的說法,假如你不把這說清楚,那有的是你說清楚的地方。不管你企業做的多大,你個人能力有多強,我就明擺著告訴你。你們兩個人有一個是不真實的。要么你自己,要么林小楠。你說的是真的,那林小楠說的是假的。那他在那邊什么情況,你想想!

談了一會,袁寧林走了。離開時警告林小華:你不要給我節外生枝啊,我告訴你。

03愛蓮說

留下的兩個人繼續跟林小華談。

起初是紀A跟他聊,兩個人年齡也相當。林小楠有糖尿病,林小華有點擔心。紀A說,里面有醫生,可以買藥,吃水果。

紀A說起林小楠,說領導把他派到福安,他在福安,經濟這么困難的情況下,有做比較有益于福安社會、有益于寧德經濟的事情。個人的想法,有點膨脹,有點膨脹,林小楠后面也非常非常后悔,一開始我們是不打算把他作為唯一對象來查的……沒關系,你聽就好,不用這么緊張,有些東西我們講通了……因為小楠也會通,我相信你也會通,因為面對一個這么大的組織機器,誰都會通,但是只是遲與早的問題……盡管有一些思想波折,因為人都是很正常的,但是最終小楠還是選擇了配合,包括領導剛剛講的,跟你提到的一些細節,我相信你心里一定很清楚。

紀A說,千萬別小看組織的調查,小楠也這么說,也做到。所以說到目前為止,我們沒有對周東勝有任何的措施,一般情況下,相關涉案的親戚,最親的人就是他的妻子,我們都會第一時間控制。應該說組織還是留了情面,不是嘴上光講明白,你一定要知道人一進來后與外頭是兩個樣,完完全全是兩個樣,是兩個不同的狀態。在這里我們還可以吃肯德基。

紀A勸林小華,千萬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林小華“嗯嗯”回應。

紀A說,通過跟林小楠談話,發現他有個問題,他其實內心里還是一個知識分子,他內心太清高,他其實不太適合做官,他太清高了,怎么講,他那天,在那背《愛蓮說》。

林小華說,哦,他在背《愛蓮說》?

紀A說,他背一半,背不下來了,我知道那一句,幫他接下去,然后他看著我。我說這首詩,你現在背,你當初干什么去了,你現在背是什么意思,我說被領導知道怎么辦,說我們辦冤假錯案?他說,不是,我內心非常苦,他說從前面到后面到現在,自己沒辦法控制局面,頭腦犯渾。他說我為福安辛辛苦苦,我去扛風險,我去幫企業籌錢,我去幫你們處理風險債,我親自去上海去開會,給福安的企業爭取看能不能貸款,我做了這么多的事情,最后回過頭來,沒有一個人來幫我,因為我是市長,這也沒辦法,政府這一塊,責任也只能我一個人扛。他說我自己對自己講,為什么沒能做到,沒能做到,出污泥而不染?為什么沒能做到?如果我沒有收那些錢,今天組織給我的處理,都是一個紀律的問題,就是因為我收了這么多錢,影響了家里人,再加上企業家,在組織核實的時候,不可能頂替我所有的東西,有一兩個都不容易的,現在看來,我所交代的全部印證到位。

紀A說,我那天就跟他說《愛蓮說》這個問題。我知道他是個非常清高的人,愛自己的廉潔愛得比……包括他跟企業家的交往,這關系到其他具體的案件,我就不跟你講了,他講話也很含蓄,很愛面子。所以他那天背這個《愛蓮說》,那是他整個人生的一個轉折點。從那天開始,他有了大徹大悟。

聊完《愛蓮說》,紀A叮囑,只要你配合,絕對沒有問題。但是一旦一些事沒處理清楚,我們也是很認真的人。

紀 B也叮囑一番說,林小華,今天把你叫過來是要解決什么問題,你很清楚,從下午到現在跟你講了這么多,希望你能聽明白。

林小華說,我的認識是,我一定要實事求是地配合,給組織交待。

紀B說,別的話不要多說,我們也希望這件事順順了結掉,林小楠也不希望這件事情牽扯到家里人,然后去承受他帶來的后遺癥,是不是啊……你不要因為這個事情害了他,他是在爭取態度,他是在爭取政策,你在這個事情上,如果呢,你不僅害了他,你害了你自己,害了他老婆,害了親戚朋友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過了一會兒,紀A接過話對林小華說,這一次,讓林小楠寫這封信給你,一個是給他機會,體現是他的態度,我愿意動員我的家屬……他說錢在你這責任就在你這。剛才也講了,對于整個事情,你的身份,還可以再上升一格,從一個公民上升到犯罪嫌疑人,再從一個犯罪嫌疑人,定性為罪犯。

林小華哦了一聲。紀A說,這是天壤之別。

紀A講了一個官員的警示案例,然后說,我們愿意放你一碼的時候,你要趕緊抓住機會,知道嗎?并且你的事情對于林小楠有益,對于你自己來說解套。對于林小楠將來判刑來說,是有很大幫助的,知道嗎?你在其他事情上幫不了哥哥,你起碼在退贓上可以幫助。法院認定多少,你幫他退掉,這里頭,在將來量刑里頭,有積極地退回全部贓款。這一條加上組織再給他出一個態度好的介紹函,給他減個幾年,你是拿錢買不到的。我告訴你,到時候你就是拿錢去送,別人都不敢收的。

林小華說,道理我都懂。

林小華坐時間長了,覺得腿發麻,他站了起來,右邊褲兜露出一個矩形的輪廓。

紀A問,那是什么?林小華說,是手機。他掏出一看,已經沒電了,交了出去。他已經忘了錄音的事情。紀A看了一下,確實是關機狀態,就把手機擱一邊去了。

04吐贓

那只手機關機的時間是20時26分。之后房間里發生了什么,已經無法準確還原。

林小華說,接下來,辦案人員言語逐漸升級,對我威脅辱罵,零點過后,我的情緒不穩定,又有兩個身材高大的人進了房間,看我沒有配合的意思,一個人咆哮道:“林小華,我X你媽的,你再這樣我弄死你!”我說,我媽都80歲了。那人咆哮道:“不管你媽是80歲、90歲還是100歲,我都要X。”我聽到這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起身想掐死他。但立刻被他們摁倒在地。

他們用酒店的被子包住我的身體拳打腳踢,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我覺得疼痛難忍,天旋地轉,之前吃的漢堡、雞翅還沒有完全消化,全吐了出來,吐在地毯上,他們把我按在地上,邊罵邊說,怎么吐出來就給我怎么舔回去。一番折磨后,我滿頭滿臉都是嘔吐物,無比惡心難聞,他們也受不了,就把我拖到衛生間,打開馬桶,用毛巾堵住,灌滿水。我被按著跪在馬桶前,兩個人將我雙手反剪,一個人用腳踩著我的背,我的頭被按進馬桶里嗆水,我感到窒息,出現幻覺。

這些經歷,如果你不信的話,就當我在講述一個噩夢,但是我以全家人的性命發誓,都是真的——林小華說。

清醒之后,林小華坐在床邊,默默流淚,熬到窗外有了亮光。上午換了一撥人過來,有吳旭鈴、吳成鈿、徐英杰。因為衣服臟了,變天降溫了,辦案人員拿他的錢包出去花198元買了件上衣,還開了一張收據。

徐英杰說,你想走走不了了。

帶走之前,林小華洗了一把臉,整理了衣服。下了樓,律師同學在等他。林小華說,這車交給你了,幫我開走。徐英杰說,你哥說你有頭疼病,不吃藥會死的。林小華說,藥在包里。他讓同學去車里取了背包過來。這時候差不多是上午11時,一行人上了一輛別克商務車,林小華坐后排,左右各一人,徐英杰在前排坐著,一只腳把著中間過道,以防意外。

將近3小時后,車子停住。一路上,林小華有看窗外,知道到了霞浦縣。是在霞浦黨校。

林小華進了一個密閉的房間。窗戶很高,約有一張A4紙大小。房間里有四個探頭,所有的東西都包著海綿,沒有硬物突出,連水龍頭都深陷在海綿里。身上的東西,除了衣服全被收走。

不讓我睡覺,罵我,污辱我,他們想摧垮我——林小華說。

三天后,林小華被帶到霞浦縣人民檢察院。在一樓的一間辦公室,窗簾都拉上了,沒有錄音錄像。在場的有趙男,陸寧福,吳旭鈴,吳成鈿等人。

林小華回憶,他被要求做偽證筆錄,承認林小楠將670萬元現金交給他寄存。林小楠供述他一共收受賄賂764萬元,另外94萬元現金交給了妻子周東勝。

反抗也沒用,不配合就被打耳光,最后我在打印好的筆錄上簽名。我在筆錄里承認從林小楠那里分5次收下670萬元,全部是以現金的方式花出去的,其中一些用于房子裝修,有些用去買黃金,有些用來買茅臺酒,有150萬借給了朋友包紹華——林小華說。

大約3小時后,他被送回雙規點。

這一天是2016年11月24日。

林小華說,25號一早,徐英杰讓我去籌錢,說把錢交齊了,你才出得去。我覺得已經被整成這樣子了,也無路可走了,這樣做,我哥才會少受折磨。后來陸寧福進來,他講,有些東西講不來,認命吧,你不要在乎錢,從你哥的角度出發,你要幫你哥哥。不幫,你哥哥生不如死。他又拿來一封我哥的信。我哥寫道: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,哥今后的生活還要依靠你,多保重。寫這個信的視頻也拿給我看了,我看見他兩個眼圈都是黑的,一臉無奈。我號啕大哭。我只經歷了4天,我哥經歷了兩個多月。兩害相權取其輕,只有這樣,幫他把錢交了才是最好的出路。我當時無路可走。我知道二嫂沒錢,所以我把記在她頭上那筆也交了。轉賬那一時刻我是清醒的——不交,是出不去的。

林小華打開電腦,把幾個賬號的錢湊在一起,轉了第一筆694萬元。他打電話給一個同學借錢,同學打電話給他妻子,妻子打過來問他。

——真的轉嗎?

——不用多問了,轉吧。

林小華又轉了第二筆70萬元。一共764萬元,收款賬號是寧德市紀委。交完錢后,他被允許離開霞浦黨校。辦案人員擔心他的家人來接會鬧事,于是讓他叫朋友來接。他把電話打給了包紹華。

兄弟就是拿來傷害的。

包紹華說,林小華確實有借過錢給他,一般也就是周轉個幾十萬元,全都是電子轉帳。如果他知道林小華在里面承認從林小楠那兒拿了錢,并且把150萬現金借給他,如果他知道辦案人員日后要找他做筆錄,給他一百個膽,他也不敢去霞浦。

包紹華是林小華發小,比他大兩歲,但論輩份要喊他表叔。

他在國外呆過,后來回到屏南老家,現在做紅酒生意。他學過體育,體格魁梧,因為在國外遭遇過嚴重車禍,他有腰痛的后遺癥,身材也臃腫了。

他開著車,一個多小時后趕到霞浦黨校。趙男從里面出來,接過遞來的身份證,確認來者是包紹華,點頭讓他把人領走。

包紹華看到的林小華很憔悴,烙腮胡子都長出來了。

05怨懟

車子發動,林小華一路上哭得稀里嘩啦。

在包紹華的印象中,林小華很堅強,很少在人面前哭。

他不停地說,我不知道這個事情是做對還是做錯了,總感覺害了二哥。這種情況,做兄弟的只能傾聽,讓他發泄。我對官場不太了解,對林小楠也不了解,以前總覺得無官不貪。一年清知府,十萬雪花銀。一個小村長,蓋個印也要收一兩包香煙,我內心想,林小楠口碑再好,但是一個正處級干部,可能多少都有一點那個事啊——包紹華說。

领旗录音电话 他把林小華送到寧德市東僑區盈豐佳園,林小楠和周東勝的家在這里。

只有周東勝一人在。她在寧德市老體協上班,以前林小楠在福安當市長時,她在福安市檔案館上班。兩人在福鼎和福安都沒有安家,在屏南縣城有一套集資房,寧德這套還是貸款買的。兩人正式離開福安是在2016年6月28日,那天早上,周東勝租了一輛運輸車,把所有行李打包,一個人帶女兒先走了。周東勝身體不太好,她患乳腺癌,手術是2013年做的。

林小華的姐姐們正在來的路上。周東勝看著沙發上的林小華,她的心情很糟糕,忍著沒問,沉默了一個多小時。姐姐們到了,放下行李,喝了口水。

领旗录音电话 林小華說,二哥回不來了。

周東勝瞬間崩潰,撕心裂肺道,我老公沒貪一分錢!怎么回不來了?

林小華說,我抱了764萬進去。

周東勝說,你害我老公!他哪里給過你們錢啊,你錢多得!這個世界怎么可以這樣!

屋里哭成一團。姐姐們都罵林小華,說這下林小楠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一頓爆吵過后,屋里歸于平靜。沒有人做飯,也沒有人有吃飯的心情。

林小楠剛抓的時候,周東勝算過家里的賬,她和林小楠結婚20多年,家里的一切開支都由她掌管,林小楠從來不讓她“干政”,僅叮囑她看好家,不收非分之財,林小楠也從來沒有交給過他工資、獎金以外的錢,更不要說有94萬元現金。截至2016年9月,他和林小楠在銀行總貸款109萬元,兩人銀行帳戶150萬元,所有財產收入都是合法的。

對于林小華的做法,周東勝既失望,又絕望,她從客廳默默走到陽臺上,一只腳跨上了欄桿。

林小華的二姐從房間里走出,看見這一幕,沖過去將她拉住。屋里又哭成一團。

林小華說,二嫂你要跳樓我陪你跳。

林小華的身體一直在發抖。他沒說自己遭遇了什么。晚上,他的妻子從廈門趕了過來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她從頭到尾都沒說什么,她肯定理解我,我肯定不是貪生怕死才做這個事。那種缺氧的經歷,長時間的折磨,我已經被整怕了,垮掉了——林小華說。

他的內心裝滿懊悔。手機充上電后,他發現有一個7小時53分鐘的錄音,但沒有心情看。

林小華第二天夜里回到了廈門。他有三個小孩,最小的5歲。把小孩哄睡后,他進了書房,關上門,把錄音拷到電腦上。跳著聽,聽了兩三個小時,直到錄音自然中斷。

聽的時候沒有興奮,都是在痛苦當中。緊張,害怕,這事要是被發現,恐怕——林小華哈哈大笑,說他當時有點過分的恐懼。

领旗录音电话 他寫好了4份遺書,把錄音拷進四個U盤,分別藏起來。有的藏在洗手間的天花板吊頂上,有的藏在保險柜里,有的藏在茶葉罐里。

他沒有把秘密錄音的事告訴妻子。

06偽證

此后,每一次接觸辦案人員或通話,林小華都會做同一件事:錄音。

2016年11月28日,陸寧福打來電話,讓林小華找包紹華和另一人做筆錄。

你跟他們講下很簡單,只要證明有這個事有這個現金就好了……有些東西……你明白……我們秉承我們的法律良知能做多少就盡量做多少就好啊——陸寧福說。

第二天,他又打電話給林小華說,你那個房子裝修的話,按照你講90萬廈門房子的裝修,50萬是北京房子的裝修是嗎?是什么樣的人裝修,到時候還要麻煩你確認一下。林小華說,自己的事情很好說,不去扯別的人就行了。

第三天,陸寧福說,要去趟廈門,因為筆錄細節還要調整。

第四天,陸寧福帶著吳成鈿和劉經斌到了廈門。他們在凱賓斯基酒店普拉娜餐廳用餐,林小華買的單。

陸寧福說,這個案件你要理解……小楠不管你心里怎么想,最后他一定會明白……他心里肯定有些想法,認為移到我們檢察機關后或許有些變化,這很正常,他肯定希望到檢察機關能不能給他機會澄清事實。我和他講一點機會都沒有……這么多年省紀委辦的案件,哪里有被判無罪過的?一個都沒有……我跟你講,那天把你雙規到霞浦,如果兩天之后你還不開口配合,市公安局馬上對你進行立案,指定居所監視,繼續把你關在霞浦雙規點……我那天和林小楠講了,就不要存在幻想了。如果認罪態度不好,多判你兩年太簡單了。法律都是書面上的東西……很多東西不是我們這些走程序的人能左右,還是要盡量順著領導的意思來做。林小楠的案件最終結果是可以預見的,是不可改變的。

林小華說,如果不是陸局來與我談,我是不會配合紀委作這個偽證的。陸局說是來幫我,是來幫林小楠,所以我就按陸局的意思來辦了。當時紀委人員跟我談話他們聲音越大聲,我就越淡定,因為我沒有拿過林小楠的錢,所以我一點都不緊張。如果不是陸局開導我,我是不會配合做這事的……做這個偽證口供整整做了兩天,過程太痛苦了。而且出來還面臨家人的不理解。家人都說我把林小楠推向深淵去了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吳成鈿插話說,你家人不理解,你是很難受。但這個案件不是我們來接手,也有別人來接手,別人接手你們可能更麻煩。

林小華說,是的,這都是你們工作對吧。我說我今天取得成績,全部是靠我自己努力取得的,與林小楠沒有一點關系。

陸寧福說,我都理解。

领旗录音电话 用完餐后,他們回賓館繼續談筆錄細節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陸寧福說,你說的收的錢借給了包紹華150萬,你一定要落實好。要不然小楠一定接不過來(注:指移送檢察機關)。我要讓領導覺得這事是真的啊。還有你說買鐵蓋茅臺,一定要找一個人說從他這兒有買過酒。酒的來源你要找到人,并且說明你是現金給他的啊。

林小華說,那這麻煩,我的酒都刷卡買的啊。你知道我這口供都編造出來的啊。

陸寧福說,編造出來沒錯,但是到我這兒要找到事情來支撐。有沒有賣酒的姓劉的?

林小華說找不到,筆錄都是按趙男的提示做的。

陸寧福說,關鍵是要證明你這些東西是花現金的,你有沒有朋友做酒的啊,找他幫忙。你就說從他那兒有買了60多瓶鐵蓋茅臺,每次大概20多瓶,你每次都是現金給他。然后我會問他酒的來源。你就讓他說是從市場上收的就行了。

林小華說,我一定要找到這樣一個人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陸寧福強調,一定要找到包紹華,否則,林小楠不能從紀委接到檢察院。

林小華說,你知道我都是為了配合紀委辦案做的假口供的。

陸寧福說,150萬說借給包紹華這是沒辦法改變的。酒一定要找一個人配合,說你從他那兒買酒,一瓶酒大概多少錢,要讓他說清楚。50萬的黃金你可以在福建找一個人,說他有賣黃金給你。

林小華說,沒辦法。因為這些錢一定要找一個出口對不對?趙男還要求我這些錢必須是現金花出去的……670萬的錢,我沒有收,我又要編如何把這些錢用掉,要找出口。我筆錄做的很艱難,因為要去編這些東西。當時我和趙男講,對他們來講最好的方案就是:我說我哥給我的“錢”,我全放在家里了,他問我家里有沒有放這么多現金,我說我出去之后可以去準備。他不同意。

陸寧福就說,趙男很傻。如果是我,我會讓你說:你生意這么大,在家里放二三百萬的現金也很正常。這樣我們就做起來不就省事了嗎……明天你要準備茅臺酒和房產證給我們拍照。還有,黃金你之前說是用現金買了3塊。怎么辦,你有沒有地方去借兩塊黃金?

林小華說,我想辦法吧。

陸寧福突然生氣,罵了一句臟話:我X!這是什么鳥案件啊……黃金你一定要落實清楚。這個人一定要是肯配合的。如果不愿意配合,我們就要把筆錄給調整了。

07 吃包

第二天,陸寧福等人和林小華繼續商量做筆錄的事。

陸寧福說,林小楠是省紀委的案子,你不要覺得你冤,我們做得也很不舒服。情況什么樣子我們是清楚,最后安什么罪名我們也都知道。做這案件的過程我們也很痛苦。

陸寧福和林小華聊到他在屏南認識的朋友。

陸寧福說,小楠的事他們都和我講過幾次了,他們都說小楠沒有錢啊……小楠沒錢,我們都很了解。包括XX說小楠之前還有50萬元的貸款放在他那兒……那天我們在檢察院批捕處喝茶聊天,順便聊起這件事,他們都說林小楠這案件就不要再補什么材料了,直接送法院就好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大家心中都有數,省紀委的案件,不管怎樣結果都是一樣。大家都干這一行,我們都很明白……紀委的案件,有些人確實有問題,有些人確實沒有那么多……我這邊現在還沒有給你定罪名。比如說福安那些說給你哥行賄10萬20萬的那些人,如果紀委要求他們每個人說送100萬200萬那怎么辦?

林小華說,贓款去向不明,法院也能定罪?

领旗录音电话 陸寧福說,有些案件贓款去向不明法院照樣定罪。有些人把贓款藏起來,法院就說拒不交待贓款去向,說明態度不好,重判嘛。一句話就了了,那還不簡單。哪里每個案件都能找的到贓款去向啊?

接下來,陸寧福又叮囑去林小華家里給金塊和鐵蓋茅臺酒拍照的事,要求不能用“建行金”,要去找不是從銀行買的金塊。

林小華問,律師什么時候可以見林小楠?

陸寧福說,什么時候讓律師見,讓不讓見,都要省紀委點頭才行。關鍵林小楠他自己要想清楚這事。林小楠吃包就吃下去,不要吃一半又吐出來,到時候,省紀委又把你按下去,到時候噎死你。那些行賄人都是有身家資產的人,哪一個敢翻供的。他們被紀委叫進去,本來就和林小楠沒多大關系。都被弄成這樣子了,他們會為你去翻供。不大可能……我那天對林小楠說有本事你頂住啊,頂不住,你就只有好好配合把這事情做下去……林小楠你頂,把你老婆叫去紀委雙規點。再不行,家里人一個個叫進去,擺在他面前,看他怎么辦嘍……一個個擺給他看,所有人都會崩潰的。小華如果你之前要是不配合,他們就查你公司,查你有沒有抽逃注冊資金,查你有沒有漏稅。再不然就把你老婆也叫進去,那你三個小孩子怎么辦呢?讓你承擔不起。

林小華說,那天林小楠老婆說,小楠在里面受不了,頂不住了,所以只能編說錢在我這里,我是他親人,不是那些行賄老板,應該可以幫他頂住,實事求是。我說,如果是叫人去頂,就不應該叫我去,應該叫別人去。所以小楠寫信給我叫我配合他,我就知道小楠的意思了,他無路可走了。

吳成鈿插話說,你說的是對的,如果小楠要直接找人去頂,就直接說錢在他老婆那就好了,他老婆沒有錢啊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陸寧福接著說,林小楠為什么不講錢在你大哥那兒,因為你大哥沒有錢。說錢在你這兒,首先你有這個經濟實力,這個在邏輯上講的過去。第二,他覺得你不是那么迂腐的人。你家其他人沒有條件和反應……我跟你講你們自認倒霉吧,自己吃包子吃掉了,講明白了這個意思……有些事講不來,說你有就有,說你沒有就沒有。

晚上在飯桌上,又聊到林小楠案件。陸寧福說,我們都知道小楠是很虧的,虧大了,小楠是否都沒有問題我不敢講,但一定不是這樣子。

陸寧福提到到林小楠案的行賄人之一何忠。林小楠供述收了何忠200萬。

何忠在霞浦雙規點關了那么久,說有行賄的筆錄做好放在那邊。立不立案再講,把他控制住,讓他不敢翻案。何忠他敢翻案?敢翻案就把他立案,就把他關進去。所以何忠怎么敢翻案呢?何忠被關了最長時間,關了4個多月,最后還是認了。關鍵是你哥自己也認了。所以你要是不配合有什么意義呢?你們碰到這種事情,我們也無能為力,也很為難——陸寧福說。

领旗录音电话 林小華說,你這么講我真的很感動……

陸寧福說,所以我們現在很著急,你一定要找兩個可靠的人幫你做。第三天,他又叮囑林小華,一定要找到包紹華。

林小華說,好!

08講故事

包紹華其實就在眼皮底下。

那天他接完林小華后,回到屏南縣,跟老婆交待好生意上的事,就跟家人道了別,第二天借車去寧德把林小華接走送回廈門。林小華后來跟包紹華提到借給他150萬元的事,問他什么意見,肯不肯配合做筆錄,他覺得林小華內心搖擺自己都分不清該不該做筆錄,便說還是先不做、躲一躲更好,畢竟這事不是真的,認了就講不清了。于是他便躲在廈門,有時候給林小華當司機。陸寧福等人不認得他,所以偶然照個面也沒認出來。

陸寧福等人在廈門呆了6天,時間都花在做筆錄上。他們和林小華反復推敲怎么將670萬分配在裝修、買茅臺酒、買黃金和出借上。

领旗录音电话 比如買黃金這件事,吳成鈿請示,陸局,能不能這樣含糊一點說——有個外地人在廈門做生意,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大家都叫他老陳,現在生意做的不行了,急用錢,就將三根金條賣給了小華,現在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陸寧福說,那這肯定會問老陳叫什么名字,做什么生意啊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吳旭鈴說,廈門這么大,就說是喝茶認識的。

陸寧福說,這個東西,我們要相對合理,要說的過去。

吳成鈿說,那就說有個四川人姓陳,在廈門做生意,經朋友介紹吃飯認識的,平時也沒什么來往,生意虧了,需要現金周轉,就把之前買的黃金賣給小華,現在人不知道在哪里,這樣可以說的通。

陸寧福說,嗯,這樣也可以。

吳成鈿說,是啊,現在都是講故事的年代,呵呵。

领旗录音电话 筆錄做好,需要林小華簽字。吳旭鈴提醒,時間還是寫原來的時間噢。

林小華問,時間還是2016年11月24日?地點還是寫在霞浦人民檢察院?

领旗录音电话 吳成鈿說,上次紀委他們的地點也是寫檢察院嗎?

林小華說,是的。你看這兩份不都寫檢察院嗎。

吳成鈿很快就把筆錄打好,他吩咐林小華,來,你有簽過嗎?時間、名字、簽字蓋手模。

林小華提示,時間還是寫上次的時間吧?不要簽成今天的?今天已經是12月3號了。

吳旭鈴說,對的。

领旗录音电话 吳成鈿說,好了,這下心里踏實了。陸老師為了你這份筆錄也是窮盡一切辦法了。其實我早知道今天是這種結果,換了是我,你叫我來配合偽證,我也不干的。

他們沒有察覺林小華在錄音。

领旗录音电话 中間陸寧福去了一趟寧德,12月8日回到廈門。他帶話給林小華,林小楠叫他去找一個叫毛行熙的律師。

陸寧福說,我前幾天去看守所看了林小楠,我和他講了你現在的壓力很大,他知道你為他付出那么多。他本來想和你通個電話,但他怕控制不住情緒,還是選擇給你寫信。寫到一半時他嚎啕大哭。以前在省紀委雙規點的時候他都沒有哭過,第一次這樣。

這封信允許林小華拍照。內容如下:

弟:

見信好!哥落難了,也累及于你,讓你受苦,受委屈了。哥心里甚感不安慚愧!你做得很對,哥很感激。我現已經到寧德看守所,寧德檢察院陸局等專案組人員對我都很關照。境況尚好,請放心。聽說你二嫂有些誤解,哥心里也很難受,我會讓朋友告知,相信她一定會理解你的良苦用心,是對哥的真心幫助。你要放寬心,不必太在意。時間會證明一切,時間也是最好的療傷劑。你一定要多保重自己,哥及全家今后還要靠你,條件所限,恕不多言。方便幫我準備幾本書在看守所看。

哥林小楠筆

林小楠是12月5日轉到看守所的,這意味著他的案子從這天起進入司法程序。陸寧福說,他很高興能這么早進入司法程序,不要再呆在紀委再受折磨。

林小華問,進去前面十多天就配合紀委把問題交待清楚了?

陸寧福說,紀委先把幾個老板的行賄口供做好,叫你哥認。你哥沒辦法就認了。后來你哥心里過不去,心里很難受,就又不認。后來省紀委手段就比較猛吧,你哥就沒辦法又認了。包括我們檢察院接手,他還是有想法說實話,但是和我們講到一半的時候,省紀委的人又下來干他。沒辦法,他知道不配合紀委,是沒辦法出這個門的。

陸寧福還談到退贓的事,說,你很不容易,這些交給紀委的錢都是你自個打拼出來的,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。但你們兄弟一場,也沒什么好講的了。

又說起林小楠女人方面沒問題。

你哥這一點真的可以。我接觸那么多領導干部,至少我做了這么多案件,你哥是非常非常少見的一個人,沒有這些東西。在外面絕對沒有花花草草之類的事,沒有養情婦之類——陸寧福說。

林小華說,我了解他的,很正直,他對他老婆很有感情的你沒有發現嗎?

聊著聊著,話題轉到行賄人上。

陸寧福說,他們哪個敢翻?哪個敢翻就又會被省紀委干進去的啊。他們哪個肯翻,都是有資產的人啊……他們都不是那么傻的啊。有的都是幾進宮的人啊。那天我看那些人進來我就笑。我說他們進來兩個小時不會講,但是兩個小時后一定會講有,兩個小時再不講,不是就麻煩了……小楠這個案件,我跟你講白點,到我這邊隨便怎么做,小楠都是會被判的。就偵查筆錄這事我做粗糙一點,在法院也是會通過的。這是省紀委的案件啊,省紀委出面協調,還有什么敢不判的東西?你法院的院長還想不想做哦。

林小華說,外人都認為我這樣做把小楠做死掉了。

陸寧福說,小楠為什么不選你哥,為什么不選你姐?你要想明白。而且贓款去向不明只是對量刑有影響,對判刑沒有影響。拒不交代贓款去向將會重判。小楠如果不講錢去哪里,就判不了?那還得了啊?

12月8日,陸寧福等人來到廈門湖里區林小華的家里,對筆錄中提到的茅臺酒等進行拍照。林家有很多酒,光鐵蓋茅臺就有36瓶。這種酒是茅臺廠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生產的,現在的市價能賣到三、四萬元一瓶。林小華在5天前安排車將他們從廈門送回福州時,送了兩瓶80年代的鐵蓋茅臺給陸寧福。

领旗录音电话 陸寧福讓林小華想辦法找人給林小楠做立功的事。

领旗录音电话 我是想你盡快配合,把對小楠的影響降到最小。這樣我心里會舒服一些。我實話說小楠這案件我心里非常不舒服,寧德市紀委方面還好,有些事會頂的住,省紀委辦案,那是沒有辦法了。我必須按省紀委意思去落實清楚……所以小楠也跟紀委說我來做他的案件是他不幸中的大幸——陸寧福說。

末了又拉起家常來。吳旭鈴問,你老婆三明人對吧?

林小華說,是的,客家人。我老婆說,老二如果能安全回來,就是花掉所有的錢也沒關系。不是所有人有這胸懷的,她不是在乎錢。她是覺得小楠太冤了。

吳成鈿說,這太令人感動了。(上篇完)

責任編輯:呂方銳 主編:夏申茶

上一篇:電話錄音,可以作為法律證據嗎? 下一篇:领旗录音电话福建寧德反貪局“錄音風波”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
新聞中心
“有毒”的小罐茶,是國民智商的紅燈
领旗录音电话福建寧德反貪局“錄音風波” 疑策劃迫害市長被全程記錄
我不是貪官”:寧德反貪錄音風暴|非虛構(30000字)
電話錄音,可以作為法律證據嗎?
如何制作有效的證據之錄音證據
女子買一份保險變兩份,保險揚言有錄音,想取錢就等你女兒六十歲
女子為女兒買過一份保險,20歲可取后又變60,保險:有電話錄音!
買了這份保險,這輩子有用不完的錢?“太平洋”拿出一段錄音
山東一男子打電話辱罵干警 法院:拘留15天罰3萬
招商銀行遵義分行未對理財產品銷售過程進行錄音錄像被罰20萬元
行業定制開發解決方案
公安系統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领旗录音电话監獄管理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领旗录音电话電力調度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武警軍隊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金融理財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電子商務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證券服務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航運調度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稅務監督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保險行業云通訊數據解決方案
銷售服務中心
全國統一銷售熱線:
4006-855-333
下班及節假日業務咨詢熱線:
15011153185 (倪小姐)
18210057629 (屈小姐)
13581829597 (李小姐)
18510146158 (于小姐)
领旗录音电话15321719818(李小姐)
15110089706 (何小姐)
技術服務中心
全國統一技術熱線:
4008-158-111
7X24小時技術服務熱線:
18310479300(楊先生)
15811191381(田先生)
15901455758(張先生)
13522882101(商先生)
13522649022(陳先生)
18201150332(翟先生)
技術監督電話
13521701318(趙工)
關于我們
QQ技術支持
陳工程師
商工程師
田工程師
張工程師
楊工程師
翟工程師